溯流光

24k纯恋爱脑,平生最恨友情向
尊重角色的独立人格

 

瓶邪真爱

被一个三叔黑气die了,写小论文平复心情。
加引号的是三叔原句(访谈或后记),具体情节参考原文。
写这篇是认真的,有异义欢迎来战。

  瓶邪之间的爱,就是吴邪对张起灵的心痛和张起灵对吴邪的珍惜。
  吴邪心疼张起灵,哪怕张起灵有着无上的力量,可吴邪还是无比地心疼他。对于其他人而言,小哥无比强大,就像神、就是神。可对于吴邪而言,小哥是一个人,一个需要关心、需要理解、需要尊重、需要爱的人;同时也是一个值得他、让他想要去了解、关心、心痛、去爱的人。
  小哥很多时候真的像神一样,默默地、无声无息地、让人无法了解地保护着其他人。于是有许多人,真的就将这份保护当成了理所当然,将他的沉默当成了危险的信号或者无法理解的某种东西。这其实是将小哥和他们的世界隔离开来,就仿佛将张起灵当做一个游戏里按照既定程序行动的npc一样,不去在意、不去思考、甚至有意忽视这个人的人格本身。
  可吴邪不同。
  还记得,蛇沼里,小哥为众人的逃走而断后,被人俑包围。路人的反应是“够意气”,胖子这个真兄弟的反应是告诉小哥他们已经安全了让他赶紧跟出来,而唯独小吴的反应是气急败坏地反驳路人伙计的话,端着枪就想往里冲。说实话,这是不理智的,但是当时吴邪的心理活动已经明确地告诉了我们,他担心,为那个神一样的张起灵担心。他并非怀疑小哥的能力,可他还是害怕,害怕小哥丧失性命,甚至是害怕小哥受伤。
  吴邪是一个善良且感性、温和、柔软的人,“他不懂得超越生命的财富,他只明白‘活着’二字的价值”。
  渐渐地,吴邪对小哥的在乎不仅仅局限于生命、健康等方面,更延伸至对小哥过去、现在、未来、思想、性格、人格等等等等一切构成这个人本身的东西的在乎。简而言之,吴邪看到了张起灵的灵魂,并且坚定地、狂热地想要了解这个人。
  吴邪被张起灵吸引着。
  这不是一时的迷恋,而是足以坚持十年时光,是在漫长的时光中燃烧得愈来愈旺盛的心灵深处点燃的火焰。
  在本篇,在吴邪还懵懵懂懂的时候,他便可以不远千里去追逐张起灵的存在;在藏海花,分别了近五年后,吴邪还可以如饥似渴、畏惧停止地去了解张起灵的过去;在沙海,被逼到极限的吴邪却还将张起灵放在“一个病人”的位置上,希望“他出来后就可以休息了”;在十年,在黑暗中凭借着指尖的牵引到达门前的吴邪,想的却还是“他出来后就自由了”,将只有他明白对张起灵有多么重要的自由亲手交予对方…………
  吴邪心疼张起灵,为他不公的命运心痛,为他沉重的使命心痛,为他与世界毫无联系而度过的漫长时光而心痛。
  这不是居高临下的同情,而是值得付出一切来扭转可能的命运、来给予一切吴邪能够提供的温暖的爱。
  这就是爱。
  
  或许有人会问,张起灵比吴邪强那么多,一个绝对的弱者自以为是的关心与在乎真的能够引起强者的注意吗?
  这个问题本身便存在着许多谬误,它在曲解了人物性格的同时,也曲解了瓶邪两人间的关系。
  张起灵同吴邪一样,拥有一颗善良、平和的心。他从不是居高临下的,他的悲悯出自于他原本的性格。在他还没有思考、还不懂得“想”、整个“自我”还出于懵懂状态的时候,他便已经是一个悲悯良善的人了(张海客回忆)。“拯救”是他的天性,从这一点上来看,他真的像一位天生的神祗一样。
  然而张起灵并不是神,他是一个人。
  严格来说,小哥诞生的时候,并不是他真正成为一个人的时候。小哥身为人的自我的苏醒,是在三日静寂中,是在与他和世界的第一个联系共处的最后三天里。自那之后,他才懂得了身为一个独立的人最基础的“想”,有了自己的思维,自己的感情。也是从那个时刻开始,张起灵不再是一个刀枪不入的神祗,他成为了一个能够感受苦痛、迷茫,能够受伤的人。就像王母诡宴里所说,小哥来到人间。
  他终于发现,他的存在与整个世界是脱节的。来处(母亲)已然消逝,归处从未存在。张家不是小哥的归处,在此时彼方中可以窥见,小哥对冷漠、险恶、毫无人情味的张家并无感情,更妄论张家早已崩解。张家,只不过像给机器输入代码指令一样,擅自给了小哥一份天大的责任,却从未教过小哥如何选择。小哥将这份责任背在背上,就这样不知归处为何、不知自己与这世间的关系为何地,一直走了许多许多年。直到几十年后的蛇沼中,他对吴邪吐露心声,他说自己仍旧在寻找着他与这个世界的联系。
  而当时几乎还什么也不明白的吴邪却对他说,如果你消失,至少我会发现。
  或许连张起灵自己也没有想到,正是从蛇沼的这一夜起,他漫长而孤独的人生中第一次拥有了一个船锚、一份信标,连结着他与这个世界。吴邪用行动践行并坚守了这份看似软弱实则真诚的承诺。
  吴邪对张起灵这个人的关注、在乎、了解、心痛和爱本身,就是一份奇迹,并且是只有张起灵自己才能明白的,珍贵无比的奇迹。
  所以张起灵无比珍惜吴邪。
  小哥所背负的责任不仅意味着孤独与痛苦,更意味着常人难以承受的危险。张起灵珍惜吴邪,所以在他清晰地意识到自己的责任时,总是愈加沉默地将吴邪往外推,希望吴邪不要牵扯进他的危险中。可当他忘记自己的责任时,这份刻意保持的距离感,也消失了。这也就是为什么,在失忆后,小哥的感情显得更加外露。他在他们遭遇危险时的焦急,和他对他和吴邪注定会一个害死另一个这句话的在乎,正是他本人真正的情感。而他渐渐恢复记忆的过程,就是渐渐将吴邪往外推的过程,在吴邪眼中看来,便又成了琢磨不透,令人灰心的样子。
  直到从张家古楼出来,小哥彻底恢复了记忆,明白了自己的使命,于是他说接下来的路,他只能一个人走,便离开了。接下来,张起灵的使命就应当是进入青铜门,成为最后,也是永恒的守门人。
  可是在那之前,张起灵去找吴邪道了一次别。
  道别,对于张起灵来说,是一个特殊的举动。在此之前,他总是只会做有必要的行为,可这次告别明显是没有必要的。他不是去命令吴邪去做什么、甚至不是想要告诉吴邪什么,只是像一个最普通的人一样,在长行前和自己亲密的人道别。
  这次道别,其实只有一个最直白的含义,那就是不舍。
  进入青铜门,就意味着离开这个世界,无论生死,这个世界对张起灵而言都不再有意义。而且这一次,他确实是打算与这个世界永别。而他对这个世界唯一的不舍就是吴邪,因为吴邪是他与这个世界唯一的联系。
  在张起灵漫长的一生中,吴邪出现得何其晚,存在的时间又是何其短暂。张起灵差一点,就要同来到这个世上时一样,干干净净、一无所有地离开这个世界了。
  可是有吴邪。即使吴邪在那个时候还是懵懵懂懂,可他还是超越任何人的想象,跨越千里追赶上来了。
  张起灵在与吴邪同行的整个过程中都是不舍且矛盾的,不然也不会在随时可以甩脱吴邪的时候仍然默许吴邪的跟随,他甚至一直舍不得捏晕吴邪,直到确实会让吴邪面临危险的地方才不得不让吴邪回去。
  吴邪答应明天就回去,雪山上那个夜晚,在张起灵心中是真正的最后一夜。所以他才会抽着烟,一直一直看着吴邪,像要把吴邪的样貌记在心底,看得吴邪怀疑自己身后有怪物。
  第二天,张起灵本应在吴邪醒来前就离去,可他毫无疑问在吴邪返程的路上也一直躲起来跟着对方,保护对方平安回去。因为藏海花中曾经提过,溺雪三分钟便会窒息,所以甚至连三分钟都没有,小哥就从悬崖上跳了下来,将吴邪拉出了雪堆。
  这个时候,吴邪说如果你需要一个人陪你走,我是不会拒绝的,回应的正是小哥之前说过的接下来的路只能他一个人走。
  小哥需要吴邪的陪伴吗?在小哥一直没有真正丢下吴邪的路途中便可以看到答案了。如果小哥真的铁了心要一个人走、要真真正正地孑然一身,那么一路上有多少机会?甚至他大可以不去找吴邪告别,那么吴邪会一直以为他还在这世界的某处行动,或是隐居着。
  可是那些都没有,张起灵到底还是舍不得、放不下。
  正是因为有着吴邪奋力的追赶,正是因为小哥心中对吴邪的牵绊,才有了最终的十年之约,“张起灵给世界最后的面子”。他留下了一个可能,为自己,也为吴邪。
  而吴邪再一次创造了奇迹。他使这个可能,变成了唯一确定的那个最好的未来。



瓶邪就是卖腐,为了卖腐把人物性格都扭曲了→扭曲个p,前后感情和思路发展是完整的,合着最开始啥也没介绍的神秘人小哥就是完整丰满没扭曲的,补完了整个人反而扭曲了?你看的到底是张起灵这个人还是自己心里的角色?

花秀没结婚都是因为三叔要卖腐赚钱→瓶邪都没结呢bb什么

瓶邪和花秀又不一样→一边腐一边搞歧视啊?

你说瓶邪真爱,那为什么还有那么多拆家→结婚生一窝的不照样有人萌拆家,我tm还能管别人萌什么?

他们就是兄弟→要是没有他俩和胖子相处的对比我可能就勉为其难地信了

每个人理解不同→你瞎是你的事,别和我谈这个话题

你这个恋爱脑→你和我讲道理,又不听我举例分析,我也很绝望啊?

2017-10-03  | 40 3  |  #瓶邪
评论(3)
热度(40)
  1. Light溯流光 转载了此文字
    說的真好QQ
 

© 溯流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