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流光

24k纯恋爱脑,平生最恨友情向
尊重角色的独立人格

 

【mafutin】雪世界(上)

雪世界(上)

一阵狂风吹来,裹挟着无数雪花,打在雪原上独自前行的一人身上。空旷的雪原一望无际,地上坚实的积雪和空中永不停息的雪花是白色的坟墓,吞噬了一切其余的色彩。

行走在这片绝望之地的旅人棕色的斗篷在风中猎猎作响,从折叠的布料中伸出一支铁杆,他的前端被隈成环形,挂着一个古朴的油灯。油灯里细小的红色火焰在风雪中稳定地燃烧着,温暖的光明将冰冷的屏障削弱,保护后面的旅人。

即使有着油灯的守护,仍然无法将寒冷完全隔绝。akatin深一脚浅一脚地向前走去,就在刚刚,他放弃了记录这片雪原信息的指示针。知识针不准确并不出乎他的意料,人迹罕至的地方几乎都没有准确的方位指示,但一般也不会偏差太远,只要在周围仔细找找——

这样想着,他一下踩到了一片特别松软的雪,半条腿都被裹了进去。在心里轻骂了一句,akatin挣扎着想把腿拔出来,却使他被吞的更深。

刚想动用一下“特殊方法”,akatin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看着脚下的雪,勾起了嘴角,将另一条腿也迈入了前方的雪中。






雪花从深灰的天空悠然落下,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躺在雪中,逗着怀里的小白兔。她将落下的雪在兔子身上抹平,后来又觉得不够,抓起身下的雪试图将兔子埋进去。小兔子蹬着腿,抖落了身上的雪,从女孩儿的怀中跳了出来。

小女孩从地上爬起来,追赶逃跑的兔子。兔子跳出一段就停了下来,卧在雪中抖动着耳朵。小女孩趁这时将它抱起来,轻轻捻了捻兔子耳朵。

在她的前方,一些红色颗粒掺在雪中一同落下,小女孩注意到了这不同寻常的现象,抬起头,疑惑地观望。

红色的颗粒越来越多,一阵风吹来,小女孩闭了一下眼,再睁开时,前方就出现了一个被布裹严的人,从他衣服里伸出的油灯发着异常明亮的光。

akatin惊奇地打量眼前的女孩儿,她一头白发被束成两个辫子,浅蓝色的大眼睛直直地看向自己,身上的浅色棉衣和白雪异常相称。

akatin确信他找到了,这里就是绝望雪原里的村落,与记录相同,所有住民都是白发蓝眼,是“雪妖精”传说的来源。

将身上的放风袍调整了一下后,akatin拉开了自己的兜帽,一头与雪原毫不相称的柔软红头发随着布料的摩擦轻晃起来。冰冷的空气舔舐着他的脸颊,他不禁有些怀念自己以前的长头发,至少在这样的环境里会暖和很多。

本来akatin是怕自己穿着袍子的古怪模样会吓到小姑娘,然而事实正相反,本来只是呆呆看着他的小女孩在他拉开帽子后露出了惊恐的表情,立刻转身跑走了。

我在他们看来这么可怕?akatin略郁闷地向女孩离开的方向走去,并仔细观察周围的环境。这里的光线很暗,脚下全都是雪,与外面的绝望雪原不同的是,这里几乎没有风,而且长这一些植物,深褐色的细枝上挂着大大的绒球,应该是制作衣物的原料。

“田地”很快过去,雪原住民的房屋错落地散布在雪地上。所有的房子都是白墙蓝顶,有黑色细枝制成的装饰,这些房子式样相似却不尽相同。奇特的是,有些房子被埋入了雪中,其中几个甚至只有蓝色的脊形顶露出雪面。

嵌在房屋上的窗户剔透光滑,akatin十分好奇制作它的材料,但他没有靠近任何一座房子。在那些未被埋入雪中的房子里,总有一些人——无论男女老少,凑在窗旁警惕地看着他。雪原住民们浅淡的蓝眼睛使人觉得很冷漠,但akatin并不在意,封闭空间内居住的人们总是不欢迎外来者的。

akatin很长时间都没有发现任何一个雪原住民走在路上,直到他来到一个类似广场的地方。广场中央坐着一个老妪,老人脸上深刻的皱纹使她白色的头发显得亲切了许多。

他向老人走了过去,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雪妖精”的传说太古老了,这里很可能已经封闭了很久,不能指望与外面的语言保持一致。

“孩子。”老人突然开口,虽然有些许音调上的区别,akatin还是轻易就听懂了。“你是从外面来的吗?”

“是的。”他确定通用语产生的时间要晚于“雪妖精”的传说,简单话语中包含的不寻常另akatin有些兴奋。

“外面还好吗?”老人缓慢地问道。

“很好。”至少比这里的生存条件好得多。心中这样回答,akatin又紧接着问道:“您到过外面吗?”

“没有。”老人回答得很快,她露出一个笑容,“但我妈妈出去过,在她小时候可以自由地到外面去。”

akatin在正常范围内估测了一下老人的年龄,察觉到这里的住民或许是在更近的时间点被封闭在这里的。

“那您知道为什么这里会变成现在这样吗?”抓到了线索,akatin顺势问道。

老人以这个问题显出愤怒的神色,她抬高了声音:“都是那个红眼的恶魔!他招来了无尽的雪,才让大家迎来了没有阳光的日子!”

因为太过激动,老人气喘着,akatin急忙帮老人顺气,等到老人恢复过来,才和老人一起坐在雪地上,倾听老人详细的讲述。



在百年前,奇里山脉深处是一个寒冷但阳光充足的地方。虽然偶尔会下雪,但这样的日子比晴天少得多。在这里居住着白发蓝眼的一族, 他们很少与外界联系,但并不是没有联系的道路。

在这样一个保守共荣的小族群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异类。与所有族人不同的是,他天生有一双红眼睛。他的父母虽然毫无疑问地是纯正的族人,却生下了这样一个孩子。他随着天际蓝色的光芒诞生,夺走了母亲的生命,而在此之前,他的父亲就已经不在了。

即使他显得如此不祥,即使他成长过程中无数次表露出他的怪异,还是有许多族人愿意帮助他。村子没有因他而产生大的变化,直到那场暴雪来临。

红眼的孩童已经长成了青年,他与同伴一起向奇里山脉更深处“探险”,当然,大人们清楚,那里什么也没有,至少原本应该是这样的。然而那一次的“探险”只有他一人回来。

在回到村子后,红眼青年马上利用村人的信任,欺骗全村的人集中在村子的广场中,将整个村子扔进了这个昏暗的牢笼。

当村民震惊而愤怒地想要责问青年时,青年已经躲入了无形的墙壁之内,并再也没有出来过。悲伤的村民们只好在这个环境越发恶劣的牢笼里挣扎生存。



故事很简短,akatin看着暗色的天空和寂静的细雪,叹息了一声,问道:“您觉得这里和原来的村庄最大的区别是什么呢?”

“我不知道。”老人沉默了一会儿,“我从这里出生长大。但是我想见见阳光。”

“您知道那个‘恶魔’现在在哪儿吗?”akatin从雪地上站了起来,躬身问道,“我可以帮你们些忙。”

老人抬头仔细打量他,akatin迎上老人的目光。

“在那边。”老人指着一个方向,“在远离村庄的荒地上。”

“谢谢。”akatin诚心地道谢,向老人鞠了一躬。

akatin的背影在朦朦的灰色中消失,老人嘀咕着:“你不适合这儿。”

-TBC

评论(4)
热度(13)
 

© 溯流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