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流光

24k纯恋爱脑,平生最恨友情向
尊重角色的独立人格

 

[mafutin]雪世界(中)

唱见同人,OOC,请勿带入真人。



自己在黑暗中前行,寂静,冰冷,可是仍在前进。不能停下来。这样告诉自己。停下来的话,自己就会被吞噬掉,“自我”会消失。其实没有思考太多,只是习惯的忍耐着,麻木地前进着。

“mafumafu。”

听到了开朗的声音。是在叫我吗?这样的思绪是在一会儿后才产生的。

他抬起了头,周围不知何时充满了眩目的光芒,一个个模糊的影子说笑着,辨认不出到底是谁。无所不在的光刺得他眼睛生疼,单是这样看着,无边的安宁,怀念和悲伤就包裹了他。

想要留在这里。这样的念头刚产生,一切就消失了。强大到几乎将他拔起的狂风和尖针一样的雪花扑向他,身旁的影子瞬间就被扯碎。只有他,被风雪追赶,大步奔逃,想要回到归处,却不知是要保护归处,还是需要“可以回去的地方”支撑自己。

只是,在过去的噩梦中不断奔跑着。


akatin花了一些时间才找到老人口中的无形墙壁,他进行到第七次魔法探测才试出了位置。他走得越远,就越为这个封闭空间的大小吃惊,当他真正触摸到魔法防壁时,已经不知道怎样表达自己的震惊了。能凭借自身对魔法的领悟开辟出这么大的相对稳定的空间,不是简单的天才能概括的。

而维持这个空间不被绝望雪原的力量扯碎所需要的魔力同样惊人,轻易破除了魔法防壁的akatin敏锐的意识到,这位奇迹的天生施术者可能正面临着魔力亏空的隐患。

村民口中狡诈又可恶的“恶魔”就静静躺在地上,随着魔法防壁的消失,雪花开始侵入了这消瘦青年的沉睡之地。虽然akatin觉得以青年现在的状态应该维持不住警戒魔法,但随着雪的入侵,青年还是皱起了眉头,表情愈发痛苦。

叫醒他比较好吧。看着他这副样子,akatin晃动油灯,红色的火焰变为“温暖”的程度,溢散而出,轻轻掠过白发青年的脸颊。

地上的青年猛地睁开了眼睛,那双红眼睛并不像akatin所想的是血的颜色,而像是贵重的红宝石,在闪耀之余又充满了与雪原完全不同的激烈情感。

迷茫了一瞬后,红眼青年猛地翻身站起,警惕地瞪着akatin。一双雪原居民普遍的大眼睛,配上翻涌的红色,与akatin手上的提灯交相辉映。

“从这里离开。”长久没有发声加上刻意压低声音使这句话听起来就是嘶嘶的气音,倒是异常符合村民对他的描述。

“是你把这里封闭起来的吗?”akatin收起了笑容,配合气氛沉着地发问,不相称的黑色眼睛透出异样的明亮色彩,将他内心酝酿的温暖揭开了一个边角。

“没错。”红眼青年用力扯开嘴角,扭曲的表情使他整个人更显得单薄消瘦。“你知道我一般怎样对待外来者吗?我会用牙齿咬开他们的皮肤,将血肉统统吞进肚子里!”他渐渐喊了起来,尖利的声音听起来像个少年。

随着这可怕的宣言,红眼青年向akatin扑了过来,将他撞倒在地,一手闪动着魔法的光芒,另一只压住akatin身体的手却在微微颤抖。

“噗…哈哈哈哈!”akatin突然大笑起来,“不行,我、忍不住了,你的演技实在太浮夸了!”

“我真的会杀了你哦。”压在他身上的红眼青年全身一僵,本来想要说成恐吓的话怎么听都像是在强撑。他自己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想举起准备着魔法的右手威胁akatin,却发现不知何时他两只手的手腕上都缠绕着源自akatin油灯的红焰,好像被锁住了似的动弹不得。

“我…第、第一次见到、咳咳!施法者会扑过来哈哈哈哈!”akatin笑得咳呛起来,可仍然无法抑制笑容。他觉得自己非常开心,自己的推论没有错,在自己上方面红耳赤手足无措的这个青年并不是什么恶魔,而是这村子真正的救世主。他在探险时发现了绝望雪原的侵蚀,用自己奇迹的魔法天赋,借着疯狂扩张的雪原的力量,开辟出这样一块乐土。这个家伙遭受着村人的误解而且十分虚弱,akatin计划着帮助他获得理解与快乐。

四肢动弹不得的青年脸色快要和他的瞳色一样了,他窘迫到极致而akatin还在笑。在挣扎无果后,他狠狠地砸下了头,堵住了akatin的嘴。

笑声戛然而止,akatin立即用红焰把青年扯开,支起了上半身,急促的呼吸着。白发青年瞥了一眼他,好像在笑,更多的也还是止不住的窘迫。

akatin半天没说话,觉得脸上烧得厉害,有笑的,也有刚才吓的。现在他们两个的脸一样红了。

“你叫什么名字?”过了一会儿,akatin冷静了点,将谈话切换到正常的轨道上。

“mafumafu。”对方也恢复了冷静,过份安静地背对akatin坐着,脸上还带着没退尽的粉色。“大概。”他又补充了一句。

“哦——”akatin看着他,拖着长音“哦”了一句。mafumafu为他这样意味不明的举动不太愉快。

“mafu、mafu、mafu!”顿了顿,akatin忽然大声地叫了三遍,mafumafu猛地转过头,看到akatin笑的正欢。

“怎么样,确定了没?”akatin把手在胸前一抱,“既然你第一时间能作出反应,那这应该就是你的名字了。”

“明明比我小多了,做什么了不起的样子。”mafumafu甩回了头,小声嘟囔着。他捏了自己的鼻尖,想起了之前的梦,一种强烈的悲哀和酸涩笼罩了他。

这种自信到底是哪来的啊,akatin看着周围气氛突然沉重起来的mafumafu,叹了口气,一边感叹mafu的心理年龄绝对比自己小,一边拿出随身携带的“另一盏灯”的零件,默默组装起来。

2015-02-03  | 10 2  |  #mafutin
评论(2)
热度(10)
 

© 溯流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