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流光

24k纯恋爱脑,平生最恨友情向
尊重角色的独立人格

 

【suzusoura】最美的天空

唱见P主同人,OOC,请勿代入真人。

是一个关于告白的小故事。

幻术师X剑士,不会写西幻以外的题材(躺

揉着还在发热的头,soraru从比斗场上退下来,有几个没有轮上的人跑到他身边,很有精神地向他发出挑战。

“抱歉,我累了,明天再来吧。”soraru摆手的动作看起来有些敷衍,他清楚地知道这一点,却并不在意,某种意义上这样适度的高傲增加了他的收入。

作为众多普通冒险者中不普通的的一员,soraru拥有超人的高强剑术。本来不显山不露水的他在一年前的街道对峙事件中一鸣惊人,同时在附近的冒险者中积累了很高的声望。自此之后就不断地有冒险者向他挑战,他们的纷纷落败更是将soraru的知名度再次提高,不知不觉地,已经变成现在这样,只是收受挑战的费用就足以供自己好好生活了。

刚走出城内合法的决斗地,一只手就揽住了soraru的肩。身体一瞬绷紧又马上放松,soraru用手肘撞了一下身后人的腹部,对方配合地发出了一声听起来很没用的呻吟。

“呜噗…咳…soraru桑你明明认出我来了吧!”虽然嘴里说着抱怨的话,suzumu其实还是笑着的,将手上的薄斗篷披在soraru肩上后,他又快步与soraru并肩,递过去一小瓶水。

用来装水的小瓷瓶独特又别致,soraru看着它不禁皱眉,但还是把水喝了下去,适度清凉的缓解了干渴和疲惫。

“恶趣味。”将瓶子丢还给suzumu,soraru给了这样的评价。

“水里加一些缓解疲劳的药物,用这种瓶子装药效不易散失。”suzumu似乎早料到了soraru会说些什么,驾轻就熟地解释起来。

“说起来,你最近都没有工作吗?找我找得也太频繁了吧。”心领了对方的好意,soraru并没有特意道谢,而是问起了自己不知不觉在意起来的问题。

“在工作哦,而且是前所未有的大工程。”suzumu眯起眼睛笑着说,挺少见地用了不太适合自己的语调。

“是和我有关吗?”并非自我意识过剩,soraru只是觉得suzumu最近对自己的关注多了一些,或许正因如此,他也才会不自觉地注意suzumu。事后再仔细考虑的话,问出这个问题时soraru也许是抱着些许期待的。

“对,soraru桑还是这么敏锐。”suzumu顺理成章地这样接道,但在下一句出口之前停顿了一下,“…没错,干脆…”他快速地小声嘀咕了什么。

“什么?”soraru没有听清,又追问了一句。

“soraru桑,今天有空吗?”suzumu一如往常地如此问道。

“…有。”如果和suzumu不熟的话大概会以为对方在转移话题吧,soraru却隐约感觉得到对方辐射出的紧张感。连带着自己也紧张起来了,他在心底埋怨了一句。

“那一起看一下我制作的新幻境吧。”suzumu看起来仍然游刃有余,soraru却不想承认自己是自己想得太多。

他们二人一同进了suzumu家,其实他们两家离得很近。作为一年前街道对峙事件导火索的suzumu,在那时失去了自己的原住所,又因此认识了soraru,于是后来就干脆将新家安置在离对方较近的地方了。

“你家还是没怎么变啊。”soraru坐在椅子上,说着自己都觉得无意义的话,不知道从何而来的紧张感包围了他,这种没有余韵的情况让他很焦躁。

“是啊,这…啊。”suzumu话说到一半,突然顿住了。在他脚边,一只不知何时出来的红狐狸跑到了soraru身旁,用自己半透明的身体蹭了蹭soraru的靴子。这是幻术师的小玩意儿,soraru只知道大概相当于幻术师自己的映射,似乎并不常出现,但他已经见到两次了。

soraru瞥了一眼个头不小的红狐狸,他还记得,上次自己伸手去摸它,它却咬了自己一口。自此之后,自己就再也没办法对suzumu的气息抱有对其他人一样的警惕了。

想起了令人挫败的经历,soraru伸出手去弹了一下狐狸的脑门。却没想到狐狸在眯着眼吃了这一下后竟然伸出舌头舔上了他的手指。

“!”soraru飞快地抽回了手指,在刚才的那一瞬间,一股强烈的感情击中了他。奇妙的是,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却没有带来任何排斥感,那份感情温柔甜蜜却又隐含着淡淡的恐惧,散发着与自己所持有的情感相似的味道。

“抱一下它吧。”

suzumu的声音传来,扑到膝上的红狐狸让soraru完全不用思考“它"是指什么,还未从冲击中缓过神来的大脑在指尖接触到狐狸皮毛的刹那迎上了更强的感情洪流,泛着苦香的蜜糖漩涡将soraru的表层意识甩得一干二净。

“睁开眼”时的感觉类似于把脑子从翻涌的浊水中离抽出来,恢复理智的soraru惊奇的发现他正处在半空之中,蓝紫色中透出橙红的背景和飘渺的白云共同构建的画面壮美得无法描述。

这样的,是幻境吗?这样好像被人精心布置的天空给soraru的不止是视觉的冲击,还有一种奇妙的感情共鸣。

soraru愣愣地看着这幅图景,解读着suzumu寓于它并与自己共鸣的感情,然而在他接近答案时,suzumu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so…soraru桑。”suzumu不知是紧张还是高兴得微微颤抖,他深吸了一口气,放稳声音说道:“我喜欢你,soraru桑。”

“我…”这份告白与自己的解答同时被自我接收,隐藏在心底的东西被自己彻底认识,soraru做出了自己的回答。

“我也是,喜欢你。”

在他作出回答的那一刻,suzumu终于不再维持着适度的距离,紧紧地抱住了他。

再次经历了一番感情的漩涡,soraru醒了过来。他仍坐在suzumu家的椅子上,suzumu如幻境中那样紧紧抱着自己。

soraru抬起手,敲了一下suzumu的后脑,轻声说:

“真狡猾。”

评论(1)
热度(5)
 

© 溯流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