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流光

24k纯恋爱脑,平生最恨友情向
尊重角色的独立人格

 

【mafutin】偶然(一)

唱见同人,OOC,请勿带入真人。




世上的事总有偶然的,就像你不知道早上出门会忘带钥匙,不知道今天下雨,不知道走在路上会高空坠物。

就在刚刚,akatin在抄近路经过一条由废旧公寓围成的小巷时,突然听到了物体的破空声,还不等他左右顾盼找到声音的来源,就感到一个至少重达一吨的物体正砸到他的脑袋上,然后他就失去了意识。

没过多久akatin就醒了过来,之所以觉得没过多久主要是因为光线与他昏过去前的记忆基本一致。但其妙的是,他觉得自己好像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这不带一点美感的昏暗光线了,一股强烈的怀念感泛上心头。

虽然感情上akatin都快哭出来了,理智却还卡在路上有行人扔东西需谨慎上。他拿手摸了摸自己的头,触感有点违和,但貌似没有受伤,连疼痛感都没有。

他刚想用手撑一下地站起来,却发现视线刷的一下变成了站立视角。

还未等疑问成形,一个惊人的场景就撞进了akatin的眼里。

他看到了自己的尸体。

“自己”的头颅凹陷,瞪大着双眼,像是完全预料不到死亡的突降,鲜血此时此刻仍然正大股地从自己身上流出,蔓延了一地。

偶然,就像你预料不到何时何地会迎接死亡。





偶然(一)

“呃…”一声痛苦的呻吟将akatin被震惊的风暴卷飞的意识拉了回来。他这才注意到,在“自己”身上还压着一个青年。

对方身上沾满了来自“自己”的血,芜杂的茶色头发中露出惨白消瘦的面庞,双腿不正常地扭曲着,看上去比旁边的“自己”还要像一具尸体。

原来刚刚那不是高空坠物,而是跳楼自杀。akatin滞钝的思考中的第一反应竟然是这个。

但不管是不是自杀,他现在明显没死啊!

人命要紧,akatin赶紧大声呼救,声音在墙壁之间回转传播,听着有些失真。然而任由他喊了一分钟,也没有任何人回应。akatin的心慢慢沉了下来。

最终,他闭上了嘴,只是怅然若失地望着前方。现在akatin才意识到,它可能真的已经死了,他的声音只有自己才听得见,或许还只是他自己“想听见”。

有一瞬间,akatin甚至在想,如果一旁那个人也在此死去,他就可以看到对方与他一样立在这里,这样他就能掐着对方的脖子问他为什么找死要带上自己。

不对,akatin甩了一下头,万一对方不是自杀呢?他看了一眼还在死线挣扎的青年,觉得自己需要救他,哪怕只是为了问出自己的死亡原因。

akatin试着伸出手,却意外地碰触到了对方。他觉得以自己现在的状态碰不到东西才是正常的,但也许是因为这家伙也算半个鬼了。

akatin抱起了昏迷不醒的青年,说不上是轻还是重,总之是有点战战兢兢的,怕把对方再摔个二回,那对方就妥妥地死透了。

不过如果真摔了,也算是一命偿一命。akatin颇有点苦中作乐地想。

将青年放在了容易被人发现的地方,akatin就待在了附近。他已经发现了有人在朝这边过来,他可不想让人看到一个颇类尸体的家伙自己浮在空中。

那路过的闲人虽然被吓得够呛,还是在第一时间拨打了急救电话,很快,一口气吊着的青年就被送往了医院。akatin也跟了上去,并且对所有人都视他于无物的现实不知该庆幸好还是该叹息好。

经过三天的抢救,青年奇迹般地活了过来,脱离了危险期。结合自己的死亡,akatin只能感叹他的运气真好。

另外,没过多久自己的尸体也被发现,重伤的青年成了最大的嫌疑人,警察找到了医院,只等青年的状况稳定下来。从警察的调查中akatin知道了这个幸运的青年名叫mafumafu。





在mafumafu住院的第五天晚上,他醒了过来。那时akatin正在百无聊赖地数星星,脑袋里塞满了乱七八糟的东西,完全没注意到病床上的变化。

我是谁?这是哪儿?我怎么在这儿?醒来的挺长时间mafumafu都陷在这些疑问里,待他一一理清,他只叹息着吐出了一个他不能解决的疑问:

“我为什么还活着…”

因为近一周没有说过话,甚至连水也没有喝过,mafumafu的声音嘶哑得几乎无法辨认,在黑夜里就像是某种鸟类临死的悲鸣。

“啊,你说什么?”听到了声音,akatin下意识地回复道。刚问出口他就后悔了,这几天他在别人对话时总是下意识地接话,就好像他还活着一样,而所有人能给他的回复只有无视。

突然的说话声吓了mafumafu一跳,他转过头,发现一个人正蜷身坐在窗台上,周身散发出像月亮一样的柔和光芒,正望向自己。

“你是谁?”mafumafu声音仍然嘶哑地问了一句。

对方的表情先由吃惊到惊奇再到惊喜,最终饱含期待的问了一句:

“你看得见我?!”

mafumafu被那爆发似的嗓音震得一愣一愣的,一时没法反应,半句话答不出来。

mafumafu的反应好像一盆冷水当头淋下,akatin一下就蔫了,叹了口气又把头转回去数星星。

mafumafu盯了akatin很久,但都默然无声。他注意到akatin全身上下都透露出一种不同寻常的气氛,尤其是周身的亮光,在这样的深夜,把akatin整个人都照亮了。

“你是妖精吗?”

当mafumafu哑着嗓子的声音再一次毫无征兆的在黑夜中响起时,akatin差点被吓得掉下了窗台。要吓也应该是自己吓别人才对吧?

“不是,你多大了。”akatin僵硬地对mafumafu道,他现在可以确定对方一定看得到他了。想到刚刚被吓到的自己,akatin突然有了一个主意,于是他继续用僵硬的语调说:“我是鬼。”

“哦。”mafumafu的反应波澜不惊,akatin没能收获一点成就感。其实mafumafu没什么反应的最大原因是他醒来的时间太短,反射弧还很长。

“鬼?!”过了一会,mafumafu突然大惊失色,akatin不禁嘴角抽搐。

“难道我已经死了?”mafumafu喃喃道,语气中充满浓浓的惊喜,混着一丝失望。

“真抱歉啊,你还没死呢。”akatin已经不想吐槽他的反应了,只是木然地把这几天想了几次的说辞说出来:“不过我倒是因为你死的。”

“怎么可能?”这句话绕地球一圈后进了mafumafu的脑袋,又让他吃了一惊,“明明是我自己自杀啊。”

这句话一出,akatin就不禁捂住了脸,虽然刚才他就隐约预料到了,但切实地听当事人说自己完全是躺枪还是很打击。

“你跳下来时正好砸中我了。”闷闷的声音从akatin的指缝里透出。

“啊…对不起。”mafumafu对这种状况只能道歉,“我没想到,有人会因为我死去。”

“该死的明明是我才对。”一种强烈的悲伤感击中了mafumafu,他的声音不禁哽咽起来。

“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akatin觉得自己的心在五味里转了一圈,最终吐出这样一句。窗外的月色孤寂,刚才多得要死的星星现在看来竟然少得可怜,akatin一时无话。

“mafumafu,你为什么要自杀?”过了一会,akatin问道。然而却没有回答,mafumafu因为伤痛未愈,短暂醒来后又昏睡过去。

akatin没法睡眠,只能继续数那寥寥几颗星星。




tbc.

2015-07-22  | 13 10  |  #mafutin
评论(10)
热度(13)
 

© 溯流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