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流光

24k纯恋爱脑,平生最恨友情向
尊重角色的独立人格

 

止不住的脑洞一

记一下最近的脑洞,我已经放弃了治疗(躺


话说,这绝不是我构思里最惨的一个主角,但却是第一个我仔细想像过受伤和疼痛的角色,想到他被人踩在脚下露出滴血的右眼和一直想隐藏的面容时,我真的好兴奋啊!!!^q^

这个片段也都是为了描写那个场景才写出来的,没想到竟然越写越长了,不我早该想到了,这么看来离名场景反倒越来越远了。

另外我的年上cp控已经没救了,想像中主角的年龄越来越小,在这么下去别说未成年了简直连少年也满足不了我了!不不不,我对幼童真的没有什么兴趣真的。

还有cp我真的超级喜欢光X暗这样的搭配啊!!!还有非常规主仆设定!!!

打开记事本一看,我之前的脑洞发展是这样的:

①伪父子转世梗

现在都快忘光了然而当初想像得真的超级代感。其实父子是我的雷点来着,不过这个脑洞开启了我对于年龄差的蜜汁执着。

②异族继承人X狐族祭司

开启了我对于非人类的脑洞,这个设定在一系列丧心病狂的脑洞里真的超级甜,但是年上仍然不能避免…

③神圣帝王X魔族王子

哦哦哦哦哦非常规主仆设定的开山之洞!当时我正头疼所以这个脑洞虐得简直毫无底线,各种身心蹂躏还死不了折腾得天昏地暗。接下来几乎所有脑洞都有的(划掉)不平等条约(划掉)契约设定就是这个脑洞来的,现在想想仍然觉得美味无比。

③吸血鬼猎人大叔X小魔法师

傻白甜,傻白甜,傻白甜。各种设定混搭毫无逻辑,然而傻白甜不需要逻辑。唯一一个(?)大三角设定,横插一脚的是只吸血鬼,然而在我心里吸血鬼并不时髦而且它并不年上所以是不会成的(。

④正直的圣骑士X骄奢的魔族将军

诶写出来才发现这对好像不是年上,总觉得真有很大的年龄差就与性格设定不符了啊。契约设定,之前的好几个忘干净的脑洞都是往死里虐,这对的剧情就温暖多了,虽然还是BE但至少温暖人心(。

⑤被俘少年X血族亲王

年下,这对不年下不科学,然而年龄差还是没有设定得很大。至于武力值相差那么大这cp怎么成的,那只能说是个人爱好,毕竟脑洞毫无逻辑。仍然是口水停不下来的契约设定,而且还增加了be后读档重来的选项,于是啪啪啪祝贺契约设定的脑洞里第一篇he诞生了,虽然是二周目。

⑥心怀仇恨的人类少年X潜力无限的魔族王子

没错就是接下来写出片段的这一篇!契约设定用得纯熟无比,我还更加丧心病狂地增加了调教设定,半养成设定。虐虐虐虐得根本停不下来。

还有角色的人设(发色瞳色):①是双黑X双黑,②是双黑X双金,③是红棕X双黑,④是白绿X双紫,⑤是黑棕X双金,⑥是黑绿X白红


止不住的脑洞系列一


周围很嘈杂。


弗利斯一次次地挥动手臂,从踏上这片战场开始,他的大脑就被逐渐堆彻起的疲劳感一点点麻痹了,无论是手中的剑还是脚下的尸体,他什么也感受不到。


抬手又挥下,机械的动作带走了一个个悍不畏死的魔族的性命,弗利斯的视野渐渐模糊起来。突然,他的心中敲响警铃,凝固的思想迟钝地转动,逼迫嘎吱作响的身体行动,千钧一发地挡下巨镰的利刃。但他也因此倒飞出去,跌倒在已经化为绞肉机的大地上。兜帽从头顶滑下落到肩上,弗利斯早已处在体力的强弩之末,僵硬的身体完全感受不到这轻柔的触感。


“嗬…嗬…”嗓子沙哑得难以发出一点声音,心中飘散着一些根本互相毫无关联的细碎想法。没有预感,证明刚才的魔族已经被其他人吸引走了,弗利斯还想继续搏杀,却没有了站起来的力气,在刚才落地时他跌断了左腿,可就连这疼痛也难以传达到疲累至极的他的心里。耗光了最后的精神,他终于沉沉地昏睡过去。


征战杀伐的气息越来越弱,在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在这片战场上时,战争终于结束了。在这片昨日的战场上,到处充满了挣扎和哀号,浓烈得几乎让人嗅觉失灵的血腥味随着光芒蒸腾而上,可所有还在战场上作为最后胜利者的人类都早已习惯了这股味道。


太阳越升越高,一拨拨的哭声,惨叫声,翻动尸体的声音在这片被鲜血浸透的土地上回荡,而再到夜晚降临,寂静笼罩了这片曾太过喧嚣的战场。深沉的黑暗仿佛地底的死者安息之国,群星和皓月都隐没在云彩之后,像穿着黑色的法衣为众多亡魂无声祷告。


星星点点的光亮从战场的边缘亮起,破坏了黑夜的镇魂曲。先是点,后连成一片,扭曲蜿蜒的火光仿佛从地狱涌上的手臂,将征战死亡的魔族亡魂迎接回他们的故土。


炙热的火焰舔舐过弗利斯的脸颊,唤醒了半身被埋在尸体之下的弗利斯。尖锐的疼痛随着他的意识一同归来,目光所见的半扇天空被映成橘色,战后清扫已经开始了。


必须得回去。


刨开压在身上的尸体,弗利斯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随着他的动作,右眼眶中的死肉混着血液一同流下,藕断丝连的血肉黏在他消瘦的脸上,将断未断的神经让他一下下抽搐似的颤抖。深吸进泛着死尸气息的空气,弗利斯一口咬住青紫的下唇,将手伸进右面血肉淋漓的空洞中,扯断已经坏死的神经。


这个过程持续了很长时间,长到他几乎忘记了一切。从疼痛的炼狱里回过神来时,弗利斯感到了难以想象的冰冷,在逐渐被火舌吞没的战场上,热浪滚滚扑来,而他却冰冷难耐。仍然很疼痛,可寒意却似乎将这份痛苦都冻结了,弗利斯的牙齿剧烈地打颤,尖锐的犬齿早就将嘴唇咬破,可他没办法将它松开,对于身体的控制似乎也被麻痹了。


弗利斯很快就放弃了努力,火光已经很近了,而他不能自己结束自己这肮脏的生命。


背对着火光,弗利斯向外走去。早已不是体力或信念指引他行动了,只是那束缚着他整个灵魂的枷锁拖拽着他,他的意识陷入混沌,任凭契约榨取身体的潜力。思考不是必要的,甚至如果尸体能够行动,活着也不是必要的。


想起死亡,快乐的丝线就在脑中亮起。还有半年,距离他的死期还有半年。哪怕弗利斯现在根本没有成型的思考,这个他朝思暮想的事实也还是会在脑中打出一片涟漪。


这是他期盼了六年的礼物,从遇到主人的那一刻起他就在等待着,等待着死神将他拽入它的国度,在烈火与光芒中洗清自己的罪孽,然后能够以洁净之身来到世间,作为野兽,鸟儿,甚至花草感受这世间一切美好,而不用再做一个肮脏罪恶的魔族。


在弗利斯无暇注意的时候,晨曦的光芒再次笼罩这片土地,并毫不吝啬地镀上他的身体。沾着血迹的稍长白发在耀眼的光芒下泛起一圈光晕,红色的左眼半阖,与涂满右脸的血色辉映。阳光下映出的面容年轻得惊人,甚至可以说是幼小了。


2015-10-03  | 1
评论
热度(1)
 

© 溯流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