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流光

24k纯恋爱脑,平生最恨友情向
尊重角色的独立人格

 

【芹中心】奇迹

HAE后EXODUS前,芹→乙姬,温馨短篇。

曾经,不止一次的埋怨,为什么不会发生奇迹呢?

可每一次静下心来细想,却又觉得奇迹或许已经出现过了。

正是那个奇迹,让我成为了现在的我。

“乙姬…”

叫出口的一瞬我就后悔了,从前错认一骑前辈的记忆浮现在脑海。我本以为自己已经足够清楚乙姬已经不在这世上,可看着眼前蠕动的阴影,我仍想开口呼唤那个名字。曾经乙姬从阴影中突然出现的场景,在之后我无数次回忆中从未落下过,那多像是神赠予我的奇迹啊。人生中仅此一次的,永恒的奇迹。

阴影在靠近,我眼睛一眨不眨地顶着它。轮廓有些小,但周围雾气蒙蒙辨认不清,我的心跳止不住地加速,不,不可能,但是…神啊我是否可以向您祈祷再一次让奇迹降临呢?请您原谅贪心的我,因为这真的,真的是我一生的夙愿了。

“诶…你是…”

身影清晰起来的时刻,我的心脏骤停了一瞬,片刻后才开始小心翼翼地恢复跳动的节奏。比乙姬高上一头,比现在又小上一圈的身影。竟然是我自己。酸涩的失落感弥散开来,连此时应有的吃惊都被冲淡了。

“怎…怎么可能!你和我长得这么像!”

小小自己见到我后爆发了一阵惊呼,小跑着到了离我不足两步远的距离,抬起头来仔细打量我的面容。我有些错愕,下意识地就要往后退。过去的回忆已经有些淡薄,原来我曾这么活跃过吗?

“啊,抱歉。”面前只有十二三岁大的我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礼,连忙向后退了几步,“但是我们真的好像啊,简直就像亲姐妹一样。”

“姐妹…”我咀嚼着这个词,感觉十分奇妙,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对啊,里奈和晖都没有我们这么像的。”小小的我似乎把这份笑容当成了认同,片刻不停地接着说下去,“里奈和晖是亲姐弟,只看脸的话根本分不出来,但是咱么如果同岁说不定会比他们更像。”

“嗯,我知道。”

里奈和晖现在都是自己的伙伴,但随着年龄的增长,距离也随着时间被拉大。尤其是在离开了学校后,投身研究事业的我大概一生也无法像里奈那样干脆地忘掉乙姬吧。倒不如说,我从心底不想去忘记与乙姬共度的时光。现在茁壮成长的小乙姬就是支持自己前进的理由。

“你知道吗?”小小的我吃惊地说,伸出手指指向她自己,“那你知道我吗?我叫立上芹,家里是裁缝,也管理着神社。”

“嗯,我知道。”不等她发问,我就继续说道,“我是十七岁的立上芹。”

“十七岁的…我?!”她用力地眨了两下眼睛,“怎么可能!”

“也许只是个梦而已。”仔细回想的话,大概有自己上床睡觉的记忆,但记得这么清楚,反倒使现在的一切显得更加离奇。

“梦中的另一个我自己说我在做梦。”小小的我像说绕口令似的绕了一遍,“那究竟是哪个我的梦呢?”

“谁知道呢。”我模棱两可地回答,有关梦境的知识和研究数据穿过脑海,现在的状况像是梦境和crossing状态的结合,但过去和现在的同一人之间进行crossing,这已经打破时空了,怎么想也觉得荒谬。

“嗯…”她皱眉仰视我,“不像。”

“什么?”我一时没反应过来。

“你和我不像。”她疑惑地发问,“为什么要把头发留长呢?这样看起来忧郁了好多。”

“那是因为…”我反射地抬手轻抚从耳侧垂下的长发。这是纪念,是希望每天早上从镜子中都能看到乙姬的影子,是期待着自己的生活中还能有乙姬的模样,也是一份传递不到的祝福——希望乙姬短暂的生命通过自己一直延续下去。可现在面前的自己还没有遇到她,没有度过那个无法忘怀的夏天。

“是为了纪念一位朋友。”我最终如此回答道。

“你刚才就是在等她吗?”小小的我转身四顾,“梦中的朋友?”

“……”我张了张口,一时发不出声音。

“不…”眼眶一阵发热,我咬了下嘴唇,吞下喉间涌上的哽咽。“她…很久没来了。”

乙姬已经不在了。时至今日,要说出这句话仍是那么困难,尤其是,此时面对的是我自己。我已经不需要再用语言来明确这一事实了。

“我想要留在这里!”乙姬悲伤地哭喊,却仍然坚强地赴向终末的身影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中。在最后,乙姬究竟明白了什么呢?我曾以为我明白了,一遍又一遍在心中默念着“我并不害怕”。但最后的最后,乙姬对我说“永别”时,就这样从我眼前,从我怀里消失时,我仍然恐惧得无法自持,我在也无法维持坚强的假象了。‘将我也带走吧’,有一瞬,我想这样祈求。

但,那是不行的。

乙姬道别时是笑着的,为了festum们学会了与人类共存,为了岛民们平安无事,为了岛的Mir学会了生与死的循环,也为了…我还在。

怀中的婴儿睁着乌溜溜的眼睛好奇地看着我,一股暖流滑过心间。这孩子继承了乙姬的生命。别离的泪水还没有停下,我就俯下身,在这个孩子的脸颊上印下一吻。那时我明白了,我要靠自己的双手保护她,保护这个乙姬无比热爱的岛,这是我的责任,也是我唯一能为乙姬做的事了。

“……”

我现在是什么表情呢,面前小小的我忧虑地看着我,欲言又止。

“嗯…那个,你有什么想对那个朋友说的吗?”小小的我笨拙地开口,“我现在应该还没遇到那个朋友,但如果我们是同一个人的话,我未来一定会遇到她的。虽然那不太能算传达到,但却也算是让她听到了你的话,对吧?”

再一次将语言传达给乙姬。这样的可能性让我呼吸一窒,一直忍耐的泪水控制不住地流下。

乙姬不只是存在于过去定格的某段时间里,不只是在人们支离破碎的回忆中,她还在尚未开始的某个未来中,等待着诞生的时刻,为未来送来希望与奇迹。

“啊…抱歉…我…”小小的我慌乱地要道歉,被我伸手轻轻打断。

“谢谢,”我用手拂去泪水,"我只是、太高兴了。”

很悲伤,再次明确了自己无法与乙姬相见,知道了无论在哪个世界乙姬的生命都只有过于短暂的瞬间。可这也是喜悦的悲伤。知晓了乙姬还活在某个世界中,仍以她纯净的心在学习这个她所热爱的故事。我有预感,无论在哪一个故事中,乙姬都会笑着迎接自己消失的那一刻,因为现在的我正站在由她的爱与梦想延伸出的大地上。她本人永远也无法到达这片土地,但她肯定是站在“曾经”的断崖上,看到了“现在”的景象。

我来回擦拭,泪水却怎么也抹不断。世界会改变的,沧海桑田,终将到达充满希望的未来。因为有你,是你教会了我。其他的人们也会明白的,即使不是我们,在未来,和平终会来临。乙姬…

“谢谢,”我再次道谢,“你什么也不必为我说,只要坦率地和她相处就好。”

我衷心感谢这份奇迹般的邂逅,如果没有乙姬,我现在一定还是个迷茫的,幼稚的,不知生命意义的孩子。是乙姬告诉了我,生命的意义,直面前路的勇气和美好的梦想,使我能够无所谓惧地前行。

“真的没问题吗?你看起来好像很伤心。”小小的我四处翻找手帕想帮我擦掉眼泪,但翻遍全身也没有找到。从小时候开始我就不太常哭,像今天这样哭到无法控制的次数一只手就数得过来,而其中的大部分都与乙姬有关。

“没事。”我摇头,露出笑容,那一定是一个和着眼泪的,难看的笑容。

“虽然我现在无法对你叙述,但她真的是个很好的孩子。我感谢她与我的相遇,也希望你能见到她。”

“嗯,我等着那一天。”小小的我安抚地笑起来,“但等我到了十七岁,一定不会像你这样哭的。即使她不再出现,也一定不希望我为她伤心成这样。”

“嗯。”其实刚刚泪水已经停下来,但听到这句话,温暖的感情差点让我再次落泪,但同时,我也感到了真正的开心,不禁笑出了声。

以前的我可真厉害,未来一定会变得比现在的我更厉害,乙姬,还有所有的人一定都是如此期望,也是如此相信着的。

“那么,再见了。"向我挥挥手,小小的我转身回到雾气浓郁的彼岸,而我也安心地转身离去。

雾气好像散去了些许,在褪去了遮掩,尽是瓦砾与碎片的大地上,无数个小小的墓碑围成松散的圆环,点点花朵在其间开放。在那铭刻了死亡与生命的世界的中央,水晶的长柱像花朵一样延伸向苍蓝的天空,星星点点的碎片随风飘动,似乎是对整个世界永恒的祝福。

评论
热度(9)
 

© 溯流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