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流光

24k纯恋爱脑,平生最恨友情向
尊重角色的独立人格

 

【潘多拉之心】橘子英雄传1、2+莱蕾番外1

很早之前写的,当时觉得太耻就删了,最近翻出来发现好萌,想接着写,于是就再发一遍,因为太懒也没改。

杰格杰无差,当初是想写个还有救的杰克,不过设定本都丢了就凭感觉瞎写吧。
明确cp是 莱维X蕾茜,毕竟爱丽丝是他们的孩子。番外基本都是他们和小爱丽丝们的亲子故事。

1.
灿烂的阳光照耀着王城繁华的街道,小商贩们叫卖着各种各样的商品,小城镇中一年也不一定得见的奇珍,在这里也不难找到。路上走着的大多是平民和冒险者,平民以种植和某种手艺维生,冒险者则以猎杀野兽和小魔物换取金钱。他们一般都不会太富有,因为一旦发达,他们大多会选择买下土地,经营生意,过稳定的生活。所以此刻站在街上的一群装备精良的“冒险者”引起了相当多居民的注意。

夏洛特感受着落在自己身上的打量的目光和周围小声的私语,觉得浑身不自在。忍耐了一会儿后,她终于还是走到了前方,向前面的黑发男人轻声询问:

“奥兹华尔德大人,我们还要继续等下去吗?”

奥兹华尔德表情没什么变化地思考了片刻,转过身,对身后的红衣侍从们开口道:“走…”

“轰!”

一声巨响打断了他的话,良好的训练和天赋让奥兹华尔德立刻转身,右手也迅速地握住了腰间佩剑的剑柄。但回身后看到的景象却让他停止了拔剑的动作。

一个躺着的人。

或者说,是一个躺在橘子堆里,正挣扎着试图爬起来的金发男人。

从周围混乱的景象和被砸坏的手推车来看,金发男人应该是从上面掉下来,正好摔在了卖橘子的手推车上。

奥兹华尔德用余光瞄了瞄上面,那里只有一片水洗般的蓝天,而从最近的矮墙上也是不可能以这种角度摔在橘子车上的。再加上此刻那金发男人正相当有礼地对橘子车的主人道歉,他身上穿着的也明显是贵族的服饰。

奥兹华尔德轻轻皱了皱眉:难道…

金发男人口才似乎相当的好,刚才还怒气冲冲的卖橘子大婶,现在已经满面笑容地走了。大婶甚至在得到了赔偿后,还相当热情的把橘子都送给了他。金发男人为难地看着地上的橘子,他长长辫子的尾部不住地晃出惑人的弧度。

金发男人的偏了下头,终于注意到了一直在盯着他的显眼的一众人。他立刻放弃了那堆散在地上的橘子,轻巧地转过身,阳光又不失优雅的对奥兹华尔德一行人打了招呼。

“呀,你们好。”

奥兹华尔德没有说话。在他身后,莉莉似乎想说些什么,却被梵古一把捂住了嘴。夏洛特从她作出了一个“嘘”的手势。

“我叫做杰克,杰克•贝萨流士。”杰克冲奥兹华尔德露出了一个从各个角度看来都完美无缺的笑容,用歌唱似的抑扬顿挫的语调介绍着自己,并伸出了手。

这番动作像是有韵律一般优雅,令见者都印象深刻。周围远远看着这群显眼冒险者和年轻贵族的人都开始小声地议论起了杰克独特的迷人气质。

“橘子。”

奥兹华尔德突然开口说道。他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深沉的紫色眼睛仍然平视着杰克。从外表来看,完全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诶?”

杰克一时无法理解这个词的含义,表情一瞬间出现了空白,伸出的手也没有收回来。还好奥兹华尔德在微妙的停顿了一下后又马上接着将话补充完整。

“不要浪费平民的食物。”

在这样说时,奥兹华尔德偏了偏头,视线也移向了四散在地上的橘子们。

“啊…抱歉。”杰克有些尴尬地抽回手,侧过头看向满地的圆润果实,有些滚得较远的已经被行人捡走了。

“也许会有需要它们的人将它们带走。”杰克轻声地说着,脸上笑容不减,笑意却少了几分。

“这样会引起争端的。”

奥兹华尔德闭上眼睛,叹息似的说。从杰克的介绍中,他已经知道了这就是自己要等的人。

“是啊。”

杰克点头,他蹲下身去,拿起了一个橘子,对着它轻声呢喃起一些似文字又似音乐的咒文。手上的一枚镶着绿宝石的戒指随着咒文的结束亮起了一团小小的绿光,绿光一闪而逝,满地的橘子随着绿光一同消失。这样的景象吸引了奥兹华尔德身后红衣侍从们的注意。

“好了,收拾完了。”杰克恢复了之前的完美状态。“可以出发了吧。”

被询问的奥兹华尔德却没有很快回答,在杰克念出咒文后他就一直维持着“似乎在思考”的表情。

“等等,你有佩剑吗?”

“如你所见,我是个魔法师。”杰克抬起戴着绿宝石戒指的右手,向发问的奥兹华尔德晃了晃。

“魔法师也需要佩剑,以应变对手近身的情况,尤其是对付以数量和敏捷见长的魔物,佩剑更是必须的。”奥兹华尔德无奈地说。他也没想到一个能得到空间魔法饰物的魔法师会连对魔物的基本常识也没有。毕竟在贝萨流士这种小家族,一般连嫡子也很难有机会佩戴空间饰物,而来参加“这种”家族试炼的杰克明显并非嫡子。

“呃…我是第一次要对付大量的魔物,以前和一些野兽之类的战斗,并没有遇到过要用剑的时候。”听到奥兹华尔德的提示,杰克的笑容中带了一些腼腆和尴尬,拇指轻轻磨擦着食指,显出一幅像他这样年轻贵族所少有的单纯模样。

奥兹华尔德盯着他的眼睛看了两秒,才转过身去,向身后一个高达的侍从说:
“梵古,由你带路,我们先去一次武器店。”

“好的,奥兹华尔德大人。”

一众人就这样迎着路上平民的注目走向了武器店。杰克显得更加不好意思了,他注意到一行人中最为娇小的那个短发女孩从刚才开始一直在盯着他看,睁大眼睛紧拧眉头仿佛正将他当作一个珍奇生物来研究着。

到达后,奥兹华尔德和杰克走了进去,红衣的侍从们则留在了外面。

“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奥兹华尔德大人为什么要让杰克加进来啊,我们不是要去打倒魔王吗?”好不容易等到两人都不在,一直忍得很辛苦的莉莉将自己的疑问一下子倒了出来。

“那个杰克•贝萨流士就是我们要等的人吧。”达古说。

“可是他看起来好弱啊,会被魔物吃掉的吧。”莉莉显得非常的失望,她本来以为被奥兹华尔德大人特意加进来的会是非常厉害的人物的。

“哈…可能是王室把他加进来的吧,毕竟我们名以上是代表王国去讨伐魔物的。”梵古好脾气地笑着说。

“明明奥兹华尔德大人就是下任国王的说。”莉莉嘟着嘴,一副忿忿不平的模样。

“就因为是国王才要迁就一些贵族的意思吧。真是的,那个杰克估计只会一些魔法伎俩,这样就想去前线讨伐魔物,真是贵族式的天真啊。”夏洛特用手抚着头发,一脸头痛的表情的抱怨着。

对杰克怨念的对话本来可以有很长,但杰克和奥兹华尔德很快就从武器店里出来了。和进去时相比,杰克腰间多了一把似乎有些装饰过多的法师佩剑,不过因为挑选它的人是奥兹华尔德,所以在锋利程度上肯定没什么问题。

“走吧。”随着奥兹华尔德的话,红衣侍从们都向一个方向走去。

“不用骑马吗?”杰克笑着问身旁的奥兹华尔德。

奥兹华尔德似乎已经习惯为杰克解释了,他头也没回地说:

“骑马的时间太长了,我们用战争传送法阵直接到达克利斯镇。”

“……”

闻言杰克稍微停顿了一下,行程会这样紧张出乎了他的意料,他没有再问什么,随着队伍一同走到了法阵所在的战争堡垒,踏入了闪烁着萤光的传送阵内。

在他的右手上有一团火似的绿光与传送阵的光芒相互辉映。

2.
夏洛特睁开眼睛,看到四周黑色堡垒的石墙,不禁对时空魔法赞叹不已。只一瞬间,她就已经从首都到达了边境要塞克利斯。

克利斯是对魔王之森的重要军事基地,虽然目前仍算不上是前线,但随着魔物的不断异变,在这里偶尔也可以见到一些魔化生物了。形势的日渐严峻使克利斯的居民开始躁动,小贵族们早就向王国内部撤离,商人们也不愿意来这个危机四伏的地方,军人们每日都在全面巡查,确保没有魔物进入城墙之内。

战争法阵是王国调军的重要设施,王城内的法阵因为和平而显得冷清,但在克里斯镇,战争法阵所在的堡垒有着重兵把守。

现在,站在法阵旁的两名看守正目瞪口呆地看着阵内出现的一众。

杰克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自己站着进阵却会躺着出来,而且是被橘子压在底下。

不只是他,与他站得稍近的奥兹华尔德也受到了波及,此刻刚从橘子堆上站起身来。

“你…你们是什么人,拿出你们的身份证明牌!!”两位士兵毕竟是把守军事要地的精兵,此刻已经反应了过来,拿着军枪对着法阵内身份不明的几人质问起来。

奥兹华尔德不慌不忙地念出了开启空间饰物的咒文,但在咒文结束之后,他手中没有出现任何东西。

怎么会不在?奥兹华尔德有些疑惑,代表王国军的证明牌确实被放入了饰物内,在饰品本身没有丢失或损毁的前提下,饰物内的物品应该不可能拿不出来才对。

“快点拿出证明牌!”两名首位明显对如此独特的一众人深感怀疑,在奥兹华尔德开启空间饰物时,一名守卫差点将其误认为法术咒文而发动攻击。此刻他们看到奥兹华尔德没能拿出任何表明身份的道具,更是又紧张了五十个百分点,看架势已经就要发送警报了。

“奥兹华尔德大人,怎么回事?”红衣侍从们焦急地看着奥兹华尔德,他们当然不畏惧战斗,但在克利斯引起骚乱的话恐怕会相当难办。

“杰…"

“是这个吗?”

奥兹华尔德似乎想起了什么,转过身想对杰克说,但在同时,杰克已经拿起了一个牌子,牌子的正面绘着五只形态各异的黑色怪兽。

这不是王国军的证明牌,而是王室的证明牌,同时也是王宫内许多暗门的魔法钥匙。

“继…继继继承人大人!!!”两个守卫惊得下巴都要打颤了,身体一瞬绷直,从头到脚都僵硬了。

“诶?怎么了…吗…”

杰克似乎并不知情的样子,他刚从橘子堆里挣扎出来,在那下面他找到了这块牌子,就顺势将它举了起来,此刻将牌子翻转,看到正面的纹饰后,他原本有些狼狈的谦和微笑也一下子就僵住了。

“不要说出去。就当我们是王国军。”在看到杰克手中牌子的第一瞬间,奥兹华尔德就意识到了麻烦,他马上出声提醒那两名惊呆了的守卫。

“是!”两名守卫齐声答道,他们很清楚继承人在这里这件事透露出去会有多危险。

“……”

杰克此时还显得有些僵硬,呆呆地伸手将铭牌递还给奥兹华尔德。

“……”

奥兹华尔德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原本杰克应该什么也不知道才对,无论是他的身份,还是这次行动的真正目的。但在一切都未正式开始之前,一半的掩藏就已经无效了。

需要王国继承人亲自去的任务又怎么会是简单的讨伐魔物,奥兹华尔德不禁在心中叹气。杰克大概会马上离开吧。虽然这大概只是妹妹和王又一次不着调的赌约,但好歹王也对他下了正式的目标,难道这会是他第一次完不成王的任务吗?

不行!

奥兹华尔德神情一凛,即使这次“任务”本身就很荒谬,他也不能允许自己无法完成王的嘱托。

在民间的传言中,王与继承人的关系总是相当糟糕,各种版本的爱恨纠葛是吟游诗人们最常用的题材。也正是因此,现任的王在收养奥兹华尔德时特意隐瞒了他的妹妹蕾茜。对奥兹华尔德而言,现任的王莱维是他的长辈和教导者,凡是莱维给他的任务,他总是会尽力完成到最好。

“杰克,在你这次试炼的过程中,我会尽力保护你不受任何伤害。”

虽然这么说,但当奥兹华尔德看到周围所有人(包括杰克)的表情都变为=口=时,还是在心中反思了一下自己说错了什么。

“等等!奥兹华尔德大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

红衣侍从对奥兹华尔德说出的这番话完全无法理解。自己所崇敬的,贵为王国继承人的奥兹华尔德大人突然说要全力保护一个来路不明的废柴贵族,这甚至让他们怀疑起奥兹华尔德是不是受到了心灵干扰魔法的影响。

在短暂的惊讶后,杰克非常灿烂地笑了起来,对着显得略为纠结的奥兹华尔德说:

“谢谢啊,不过我大概比你想像的要强得多,并不需要你们特意来保护。”

杰克顿了顿,感受到红衣侍从们稍稍缓和了一些的杀气,松了口气。

“奥兹华尔德,之所以出现这种状况,”杰克指了一下地上的橘子堆。“应该是传送阵的空间魔法波动干扰到了储物饰品内的空间铭文导致的。”

奥兹华尔德点了点头,他之前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但在出声提醒杰克时就已经晚了。

“作为一个魔法师,我在这方面还算知道一点。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把你的空间饰物给我一下我可以帮你修好。”杰克这样说着,再一次笑着向奥兹华尔德伸出了手,仍像是第一次自我介绍时那样与现实完美契合又格格不入。

但这一次,奥兹华尔德顺从地摘下了颈前的宝石,放到了杰克的手中。

在第一次见到杰克时,奥兹华尔德看不透这个人。他隐隐觉得杰克周围的气氛十分古怪,所以那时他没有去握杰克的手。但这时,虽然杰克周围的古怪气氛没有丝毫的减少,他却愿意相信杰克试一试。

杰克接过奥兹华尔德的佩饰,吟诵起长长的咒文,和着一些单手的手势,在一阵淡紫色的光芒后,橘子堆底压着的一些物件就消失了。

到这时,时空铭文的修理就已经算完成了,但杰克没有急着把佩饰还给奥兹华尔德,而是借着时空魔法准备好的机会,将自己戒指的铭文也一并印上。

“好了。”杰克说。虽然他很希望地上的橘子不用回到戒指里了,但他为了节约时间而借用了给奥兹华尔德的物件回归法阵,就必定会让原物品回归空间饰物内。

奥兹华尔德将饰物佩好,问向旁边两个装成背景的守卫:“镇里还有自有马匹吗?”

“约克旅店应该还有。”其中一个守卫说。

“而且夜间魔化生物会异常活跃,您可以先在那儿住一晚再出阵。”另一个守卫补充道。

“可现在不是才上午吗?”达古不解地问。

两个守卫相望一眼,对着面前的众人说:

“现在已经是傍晚了。”


莱蕾番外1

继承人从民间选出,这在很多国家是不了想象的,可对于生活在这里的人而言却已经十分习惯了。并且由于无论如何猜测国王与继承人之间的关系,每任的新王继承仪式仍旧庄重且平静。以至到了如今,连最善夸大的吟游诗人都对其兴趣缺缺,只是按照套路编个故事,照本演唱。

在这种体制下,国王退任很早,余生在王宫度过的有之,远走他国云游世界的也有之。现任国王莱维是一位有名的大艺术家,由他创作的戏剧被他国争相引进,请最好的音乐家谱曲,最棒的名角演出,他在艺术上的成就几乎盖过了他的政绩。而且他虽然随和,却至今没有伴侣,国民们都认为他将终生与艺术为伴,在死后成为吟游诗人口中的一员。

可这一切猜想都在今天被打破了!因为伟大的莱维国王宣布要结婚了!而且这场盛大的婚礼结束后,婚礼的主角还将在首都街上巡回经过,作为他在任期间对民众最后的致意。这也代表,莱维国王将要退位了!

一切都是那么的突然和难以置信,而更加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婚礼的另一个主角,是民众闻所未闻的,继承人奥兹华尔德的妹妹!

这位名为蕾茜的女孩儿简直是个迷,国王从未公布过她的存在,如此用心的隐瞒,加上她敏感的身份,还有由继承人不难推测出的,二人的年龄差,让缺乏娱乐的民众们沸腾了。他们的恋情成了街头巷尾最受宠的话题,并将化作一支支小调流传下去。

“莱维。”蕾茜从艰难的裁缝工艺学习中抬起头来,心情不好地叫了旁边正把玩羽毛笔的人的名字。虽然他们马上就要结婚了,但事实上她最近才习惯了这样称呼对方,不过在各种意义上,他们的关系也足够亲密了。

“嗯?”对方笑着转头,暂时放弃了目前毫无头绪的作品。

“你真的处理好哥哥和杰克的事了?”她用不信任的目光扫遍莱维,“该不会是让他们自己从魔窟里爬回来吧。”

“哈哈哈,怎么可能。”莱维笑着从书案前起身,坐到蕾茜身旁,得到了一个嫌弃的瞪视。“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可爱的小狗去死的。”

“你知道我不是……”蕾茜的话还没说完,一根手指就竖到她唇前。

“我明白。”莱维眯起眼睛一笑,“剧本在我心里。”

“……”蕾茜看着这样的他,慢慢露出了饶有兴味的表情,抬眼一笑,眼中闪动着狡黠的光芒。

“是吗?”

她毫无疑问语气地问道,只当这是个语气词,然后维持这个表情观赏了莱维从察觉不对到躬身跃起的全过程。

“现在觉得怎样?”在取出莱维扶床的右手虎口处扎进肉里的缝纫针时,蕾茜心情很好地问道。

“嘶——”莱维看着血流不止的伤口,用布条将其包扎好,苦笑着对蕾茜说:

“果然还是无法预料的剧目更加有趣啊。”

评论(2)
热度(14)
 

© 溯流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