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流光

24k纯恋爱脑,平生最恨友情向
尊重角色的独立人格

 

【728颖子生贺】【刺牧】穿越时间

生日快乐!!

@ 子穎 

上午十点二十分,天气闷热,圣徒走在街上,突然从背后传来一阵冲击,他踉跄了几步,在要跌倒时一只手将他拦腰拉起。他还未来得及道谢,对方的另一只手就将他的头按在了对方肩上。

“和我交往吧。”

对方如此说着,紧紧抱住了圣徒,黑色的长发软软贴在圣徒脸颊旁。

“诶?”

“等等,你是谁?”

圣徒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猛地推开对方,这才看清突然抱住自己的是一个黑色长发,气质冷峻的青年。对方看着他,表情从深情慢慢变成了难以置信,好似见到了鬼一般。

“你……”他紧皱眉头,仔仔细细地打量圣徒,“我是影。”

“影?”仔细回想一番,圣徒确定自己并不认识这个人。

“你认错人了吧。”

“圣徒,神圣天堂区警长,现年26岁。”影像叙说自己的名字一般熟练地说着,“无论在哪我都不会把你认错。”

“我的确叫圣徒,但只是个普通的警员,现在更是刚刚23岁。”圣徒回答,“除非你穿越了,否则的确就是认错人了。”

“……”影沉默了一会才问道,“现在是多少年几月几日?”

“2813年7月28日。”尽管圣徒不相信真的存在穿越这么荒谬的事,仍然详实地回答了对方。

“……是吗。我的确是认错人了,抱歉。”影回答,接着又问到,“圣……警官先生,莫非你现在正在出警?”

“不,今天是周末,我本来想要出来解决午餐的。”圣徒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对一个刚刚认识的陌生人聊起天,尤其是这个人刚刚还抱着自己求交往。但是不得不说,影身上有一种似是与他很是熟稔的氛围,对话起来很是流畅。

“那么,让我请你一餐吧,全当是耽误你时间的赔礼。”影听到圣徒的回答,突然笑了起来,如此提议。

“啊,不,刚才那不算什么,你不用……”圣徒还未说完就被影打断。

“也算是交个朋友”影拉起他的手,“毕竟缘来一场。”

“……”圣徒本想拒绝,他人莫名的好感总令他觉得不踏实,但是刚刚影那一抱就已经引起很多人注意了,现在又拉起了他的手,圣徒能感觉到周围有很多人偷偷看他们,相较之下这令他更不踏实。

“好吧。”圣徒妥协道,“先放开我的手可以吗?”

大不了最后共同结账,圣徒想。

上午十点四十五分,某西餐厅,圣徒拿着菜单正在点餐。突然,一个由家人带来的孩子四顾着走到他身边,一头撞在了他身上。

埋首于菜单的圣徒被惊动,紧跟着孩子的母亲替他道了歉,圣徒温和地摸了摸孩子的头,没有放在心上。

但当他转回视线时,一个声音插了进来。

“请问,你是谁啊?”

坐在他对面的影不知何时变小了。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的样貌,仍然低低束起的长发,还有与刚刚截然不同的青涩气质,都在向圣徒传达一个惊人的事实。

影,或许的确是穿越来的。

“我叫圣徒。”按捺下心中的惊涛骇浪,圣徒对小影问道,“你呢?”

“我是影。”影回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里……”他环顾氛围典雅的餐厅,显得有些紧张,“对不起,我、还是回去……”

“留下吧。”鬼使神差地,圣徒拉住了影,“正好我约的人不会来了。”

最终影还是留下了,由圣徒点了单。这一餐的过程中,圣徒总是忍不住注意影。目前还算个半大孩子的影吃西餐显得不大熟练,只是努力地模仿圣徒的动作,倒也有学有样。

影得知了圣徒是一名警察后钦佩与好奇之情简直溢于言表,看起来原本话不多,断断续续竟然也和圣徒说了不少。

通过这段对话,圣徒得知了影目前还在上高中,因为父母离异现在一个人生活。成绩优异,但是因为性格原因经常遭到欺负。

“说起来好奇怪。”影吞下一口肉,他目前已经能和圣徒聊得地开了,“我刚刚记得自己还在街上,回神后就在这里了。”

“也许是天气太热有些中暑了,所以记不太清。”

圣徒如此回答,实际心中二十几年的唯物主义世界观已经崩塌。

最终他们互相留下了网上的联络方式,真像几年后的影说的那样,交了个有年差的朋友。

两天后下午五点五十分。圣徒当值,接到了一个报警电话,由一位发现了一名被打伤的少年的好心路人打来。

与其他两位同事一同赶到现场后,圣徒才发现那位“被打伤的少年”正是影。

影的脸上和身上都有青紫色的伤痕,鼻血止不住地往下流,在他们面前摇摇晃晃地站着。看到圣徒从警车上下来,明显吃了一惊,大大地晃了一下。圣徒冲上前去将他扶住,并在同事的帮忙之下将他搀扶到警车上休息一下。救护车因为距离原因,来得比他们晚一些。

他们问了报案人所了解到的信息,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线索,试着问影,却得到了影的回避。

“我……没事。”影明显遭到了殴打,却一直说自己没事,两个同事都劝他。圣徒突然想到昨天影对自己说的,凑过去轻轻拍了拍影的肩膀。

“是不是有人威胁你?别害怕,先去医院,等会都告诉我们。我们可是警察,什么都能给你解决了。”

这句说完,影也不再说什么了。圣徒看得出他放松了些,刚刚想必也耗费了不少体力,还受了严重的伤。

圣徒看着影略显单薄的身板靠在车座上,闭上眼睛。不一会,救护车来了,而影带着满身的伤已经睡着了。

他们当然不能让影就睡在这,三人将影弄醒,送进救护车。医生一面在车里先给影进行了一番简单消毒包扎,一面送他到医院。圣徒则与同事一起去到医院,在影得到治疗后就立即开始询问。

影不再隐瞒,将事情经过和动手的人都告知了圣徒。而因为影的伤虽不至缝针,却也比较严重,几个动手的人都难脱罪,不过其中有几人尚未成年,处罚会更轻些。

在这件事之后,影便经常联系圣徒。起先还是因为怕被报复,求支招,后来生活学习上的事无一不说。圣徒也出奇地和影聊得来,甚至在假期互相拜访和一同出游也成了常事。

再后来,影考入了理想的大学,圣徒则因为工作的优秀破格成为了警长,他们的话没有少,见面的机会却必然的少了。

影在成年时已经得到了父母给的最后一笔钱,足够读完大学,但他还是会去打工。打工的地点仍然在这所城市,离家不远,离圣徒会经过的地方更近。

等他意识到自己心中的感情时,这样的生活已经经过一年了。

今年的7月28日,周末,影约了圣徒出来,他穿好自己最正式的衣服,以至于在自己眼里都显得有点奇怪。他对着镜子练习了很久,比约定时间早得多地出了门,在看到圣徒的背影时没有忍住,一把抱住了对方。

END

2016-07-28  | 2
评论
热度(2)
 

© 溯流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