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流光

24k纯恋爱脑,平生最恨友情向
尊重角色的独立人格

 

【mafutin】两个短梗

很早的梗……发现不是太长就是和前文冲突,心好痛(躺

1、
空气中充满潮湿泥土的气息,这份怡人的清新随着深呼吸冲入akatin的肺里,带走了大半疲惫和滞顿感。akatin绕过路上的积水坑,钻进车子打开手机,一条新邮件不出所料地躺在邮箱里:
很高兴你能来这,但我最近正好不在家,没办法和你聚一聚了。我家里正寄住着一个学画画的年轻人,名叫mafumafu,还有一间客房,不介意的话可以住我家,地址你已经很熟了。你来的太突然,一时间只能这样安排。
akatin想了想,觉得大约也有让自己帮忙看家的意思在,再加上他这次停留的时间应该不会很短,于是向对方道了谢,告诉他自己今晚就会过去。
车开在稍显空旷的路上,能看到的只有路和上方灰色的幕布。阴沉沉的雨云压得很低,空气中充满了微冷的湿意。深灰色的云和窗外飘进来的湿冷气息让akatin不禁又回忆起最近忙得焦头烂额的事情。
连环杀人案。
到目前为止受害者已达十一人,皆是在市内被杀害。凶手只在雨夜作案,行凶手段残忍,所有死者都被开膛破肚几乎搅烂内脏,血液混着积水让一大片区域都染上淡淡的血腥味。
而被害人几乎没有任何共同联系,作案地点也巧妙地避开了监控,加上雨水的冲刷,线索更加渺茫。警方排查出的犯罪嫌疑人们随着一起起新的命案发生陆陆续续都洗去了嫌疑,这件事愈演愈烈,已经渐渐有引起社会恐慌的势头,市内大半的警力都扑在了这个案子上,甚至特警都已经进入市里,在命案集中的东区展开了几乎是地毯式的监控排查。或许正是因为如此,最近的一起案子,作案地点到了北区。
上一场案子,就发生在刚刚结束的雨里。阴云压在天上,更压在人们心里。
akatin是一名隶属于东区的警察,目前仅仅勉强脱离了新人的范畴,这次的连环杀人案是他经历过的最离奇、困难且折磨人的案件。作为一个小兵,他更多地是跟着线索跑,可这次线索极其难寻,性质又极其恶劣,他们连班工作也无法取得成果。而这次,因为作案地点到了北城,akatin和其他几位警察被派来协助。
说实话,他很羡慕留下的同事,这件到目前为止仍毫无头绪的案件给他们带来了巨大的压力,未对外公布的死者照片死相之惨,足以让任何一个对正义和公平怀有希望的人所不忍细看。
想到压在自己身上的担子,akatin叹了口气,握紧了方向盘。
轻车熟路地找到了地方,akatin将车停好,从后备箱里拿出行李,走到门前摁响门铃。响铃未及三声,门忽地向内打开,他与未来的同居人打了个正照面。
眼前的青年身材高瘦,头发稍长微乱,脸色不正常的苍白,虽然高他半个头,让人觉得弱不禁风。
“你好。”akatin率先笑着打招呼,“是mafumafu吧,我就是akatin。”
“啊…嗯,先进来吧。”mafumafu低声回答,淡淡的鼻音纠缠在每个字上。
客厅内没有开灯,在夕阳西下的此时有些昏暗。室内最大的光源是电视,akatin撇了一眼,正看到几个硕大的“无解的连环杀人案”字样。

2、偶然(6)
巴掌大的鱼缸中游着一只红色的金鱼。它红鳞短尾,身体细长,在这一杯水中转圈。水是mafumafu刚换的,清澈透明,灯光透过几乎不成障碍的玻璃鱼缸和水照在金鱼身上,仿佛这半指长的小鱼拥有通达的整个世界。
然而这只是akatin一时的错觉。小鱼浮近了水面,张着嘴啄吻空气,水面泛起点点涟漪,划出了困住鱼儿的分界线。过会儿后,金鱼继续在笼子里转啊转,转啊转,偌大的世界,他只有杯水大的空间。
akatin忽然觉得有些烦躁,他离开鱼缸,飘到天花板上倒看房子,进行虚拟的空中漫步,最终停在沙发对的位置,把自己扔了下来,在空中翻了个身,最终“坐在了”沙发上。经过几天的习惯,他已经能够自如地控制自己做各种高难度的动作了。
电视开着,正在播放不知名的综艺节目,主持人和嘉宾用各种借口哈哈大笑。akatin怎么也看不进去,眼睛盯着屏幕,半透明的身体却在作各种姿势。
“……你在做什么?”
mafumafu从浴室出来时,正看到akatin扮着鬼脸用拇指和食指做出手枪的动作对准电视的模样。
akatin没有回答他,只是收敛了脸上的表情,作出严肃的样子,然后“砰”地,模仿射击的声音,再将食指凑到唇前吹了口气。
“tin桑意外的有童趣啊。”
mafumafu凑到沙发后面,在天花板上的灯光照射下,他的影子完全将akatin遮住了。
“我可没比你大多少啊。”akatin笑道,“虽然已经被小学生叫做大叔了吧。”
“过了20岁大家都一样,都是‘大人’了。”
mafumafu伸出左手,比作枪形,右手扶住,也学着akatin那样“砰”地一下,将手臂一抖,作出射击的样子。
mafumafu的手臂颤抖时蹭过了akatin的头发,让他激凌一下站了起来,几天没有真正地“接触”到东西,让陪伴了他二十多年的感觉都陌生了起来,竟把他吓到了。
“怎么了。”
mafumafu不明所以,疑惑地看着akatin。
“啊,没什么。”akatin的眼神飘了一下,忽地腾上半空,“看这个。”
他在空中翻了几下,动作比这世上任何人能做到的都要流畅和不可思议。
“这世间已经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了!”
他这样说着,盘坐在半空。
“不,还有。”
mafumafu说罢,伸出手抓住akatin的胳膊,将他一把拉了过来。
akatin撞到了mafumafu身上, 他们相撞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但两人都能感觉到彼此。akatin 嘴唇对肩膀,直面了一把身高差。以至于他蒙逼之中的第一个想法是改天一定要试试能否把自己拉长。
“ti……诶?”对方久久没有回应,mafumafu反而手足无措起来,拉住tin的手已经松开,不知道要往哪里放。正想询问是怎么了,突然感到akatin的手拽住了他的T恤,然后用头在他胸前滚了两圈。
“这种感觉真是久违了啊。”
akatin闷闷地感叹了一句,继而忽地抬起头,甩开滚乱了的额发。
听到这句话,mafumafu忽然想起在医院里,akatin埋在他胸前的哭声也是闷闷的。他感到胸口发紧,高楼上的眩晕和绝望,医院里听到的嘶喊,这段时间的快乐,akatin的笑容……多得要死的画面和感情塞满了mafumafu的心脏,一种温柔的感情孕育而生,流遍全身,涨得他疼痛难忍。身体动了起来,紧紧地抱住了akatin,无法理会对方吃惊疑惑的声音,这份感情操控了他。
“对不起。”
颤抖的声音紧贴着akatin的耳廓响起,轻柔的感觉一下一下地打在颈脖上,仿佛真实感到的温热让akatin明白了这是mafumafu的泪水。
轻轻的叹息响起,akatin原本有些放松的手再度收紧,宛若实质的温暖紧紧包围了他,仿佛他仍活着。

2016-10-16  | 7 3  |  #mafutin
评论(3)
热度(7)
 

© 溯流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