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流光

24k纯恋爱脑,平生最恨友情向
尊重角色的独立人格

 

【DGM/NO.6】废土(1)

神奇的脑洞,无大纲。
驱魔我没站cp,no.6站紫鼠,但感情戏应该不会写多少,我其实只是想写亚连和紫苑交朋友……

小雨从天上落下,乌云阴沉沉地压着整个城市,天色已晚,街道上空无一人。

这样的城市,是罪恶绝佳的隐蔽所。

亚连坐在车上,隔着车窗看着笼罩在细雨里的城市,如此想到。

车子拐过一个弯,显眼的白色建筑出现在亚连眼中。他这才恍然意识到自己不是去抓捕罪犯,只是来拿取研究报告。

车子停下,亚连撑着伞从车上下来。他身上墨色的军服几乎溶进夜里,但一头白发反射着微弱的灯光,在夜里仍显得十分显眼,看起来有些许恐怖。

第六研究所,高大的白色建筑旁用鲜红的字写着它的名字,是比夜稍浅的颜色。

三百年前,数以百万计的流星化为火雨袭击了地球,即使其中能够到达地面的千不存一,也足够带来一场清洗式的大灭绝。繁荣的人类文明遭遇了毁灭性的打击,只有极少数幸运者活了下来。

在这个几乎毁灭殆尽的世界上,残存的人类相继建立了六座都市,以编号命名,容纳了大部分失去归宿的人,而其余被遗忘、隐藏着的的极少数人则在焦土上挣扎着,形成微小的聚集点。

而这场天外来的灾厄带来的另一种东西,则被隐藏了起来,掌握在少数人手中。

焦土上并不是生命的绝境。

亚连回答了机械音的提问,并且核对了指纹,脑海中闪过几块零散的记忆碎片,他摇摇头,觉得自己果然有点累了。

第六研究所内没有亚连想象中的浓郁消毒水味和雪白的墙壁,这座外表看来十分冷漠的研究院内装点着浅淡的绿色装饰,令人放松。

亚连情不自禁地左顾右盼,这里虽然没有黑色教团科学班里那样稍显杂乱,充满生活化的气息,却也和一般科研机构给人的感觉很不一样。

他四处打量着,未留意时脚步稍慢了一些,前面引路的机器人跟着慢下来,头上的光点一闪一闪,像是在疑惑地眨眼睛。

“啊,抱歉。”亚连不好意思地摸摸头,刚想加快脚步,从右侧传来的清脆女声就打断了他。

“哇,你在向机器人道歉吗?”

短发利落漂亮,看起来非常聪明的女孩出现在右侧过道口,她身着白衣,看起来年龄与亚连相仿。

“嗯。”亚连回复道,“它好像在等我。”

“它只是一段程序而已。”女孩与亚连并肩前进,“我叫沙布,是一名研究员。”

“我是亚连·沃克,叫我亚连就好,是个军人。”亚连顿了顿,看向引路的机器人“只是习惯了而已,我经常和它们聊天,有时就不禁会觉得'它们可真像人类啊'。”

“军队里有很多对话型机器人吗?”沙布好奇地问道。

对话型机器人属于比较少见的类人型,因为制造他们的技术极其复杂,一般的地方很少会用到这种级别的机器。 第六研究所与军队上层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平时也会有来取各类报告的军人进入研究所,但是却没有一个像亚连这样说,她注意到年轻军官身上的军服与平时所见略有不同,猜测他或许隶属于特殊部门。

“有几个。它们非常有个性,比如胆小神经质之类的。”想到门卫战战兢兢的样子,亚连不禁露出了笑容。

“你真的把它们当成人类来看呢。”沙布微笑着感叹,接着又好像回忆起什么一样,露出稍显落寞的表情。

他们在电梯前别过,沙布继续向前,亚连则进入宽敞的电梯,按照引路机器人所说的前往最高层。上升途中没有碰到其他的研究人员,第一层内也是,除了沙布只有一两人路过,亚连没有奇怪,黑教团内有自己的科学班,他多少知道一点研究员工作的日常。

最高层比起下面结构要简单得多,机器人带亚连到一扇门前,就房间的位置而言,亚连判断它应该处于正中。

滴——“驱魔师”亚连·沃克,欢迎。
走到门前,再次确认证件,机械音想起,门应声而开。

室内的空间看起来比亚连想象的要大很多,没有杂乱的文件和设备、培养皿之类的科研用品,看起来只是一个普通的办公室。

房间的正中放置着一套桌椅,一个人正坐在上面,出乎亚连意料的是,那并非是一个持重老成的中年人或者干脆就是老人,而是一个青年。甚至说青年都有些过了,对方看起来和他差不多大,亚连怀疑对方根本没有成年。

但这些都不是令亚连吃惊的部分,真正吸引他注意力的,是对方那头白色的头发。

和他一样的白发。

评论(3)
热度(4)
 

© 溯流光 | Powered by LOFTER